Category

全网可以免费看和下载的软件

萧老太太笑道:“小白,你要记住,对姑娘不能说胖,说胖人家会不高兴的。”

“噢,瘦比胖好。丁丁,你好瘦呀。”

说着笑着,白手将丁丁从后背转到肩上,再把她抱住,像使根木棍,将她的身体转了一圈,再稳稳的放在地上。

女大十八变,丁丁确实长大了,也更漂亮了。虽说还只有十六岁,但少女的气息还是让白手心里一热。

“小白哥,再来一次,再来一次。”丁丁又蹦又跳。

丁雅琼笑斥道:“臭丫头,你小白哥开了一路的车,你让人家歇歇行不行?”

丁丁这才吐了吐舌头,赶紧帮着外婆,从车上往屋里搬东西。

丁雅琼叫来两个邻居小伙子,帮白手把摩托车从皮卡车上搬下来,白手把摩托车推进了屋里。

萧老太太忙着做午饭。

原来的保姆已经辞掉,萧老太太也提前办了退休手续,主要职责就是照顾丁丁。

白手没有歇着,他到二楼打电话,先向母亲报平安,再打电话给童六子和杨秋运,约他俩晚饭时在长风饭店见面。

吃了午饭,白手和丁家三人一起,把一块牌子挂到门口。

水样女生妩媚可人

这块牌子就是“上海腾飞电子通讯公司”。

看着这块牌子,除了丁丁,其他仨人都笑,因为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皮包公司,除了买地五十亩,至今还没有做过一桩生意。

丁素素也就是丁雅琼,是这家公司的经理和法人代表。

丁雅琼有自己的打算。

丁家所在的街道,有一个集体性质的电子元件厂,二三十人的规模,经营一直不好,处在半停半开状态。

丁雅琼要承包这个工厂。

这个想法一说,不仅白手支持,萧老太太也非常赞成。

人总要找点事做,白手搞工程队,丁雅琼是个女的,不再适合当白手的助手。

丁雅琼的人事关系,已转到区人事局,人家也挺照顾,可以继续当教师,也可以去街道机关上班。

经过考虑,丁雅琼决定自谋出路,在商海里扑腾一番。

“姐,我力支持你。”

“支持要用实际行动。”

“好,赚了算你的,赔了算我的。”

丁雅琼微笑道:“倒没这个必要。我要求你入股,你百分之四十九,我百分之五十一。”

白手点头同意。

萧老太太道:“我给你们当顾问。”

丁雅琼道:“我这事还不急,街道的人约我周一去谈。小白,你这几天怎么安排,罗汉和杨文斌他们,要不要我帮你约一下。”

萧老太太道:“雅琼,让小白自己约。他以后要在上海立足,自己能办的事,就该自己去办。”

“对对,我自己去约。”白手点头道。

丁丁在旁边做作业,心思却有些在白手的身上,“小白哥,你是我们学校的校外辅导员,我要向学校报告,你来上海扎根发展了。”

丁雅琼立即笑斥道:“傻丫头,你小白哥刚来,千头万绪,你就别跟着添乱了。”

丁丁笑道:“妈,我小白哥买了汽车,成了大老板,我想利用他臭显摆么。”

萧老太太笑了,“丁丁,以后有的是臭显摆的时间,不要急于求成嘛。”

丁雅琼道:“好了好了,小白累了,先让他休息吧。”

白手确实累,这几天逛街游风景点,比在田里干活还累,他跑到三楼萧老太太安排给他的房间,倒头便睡。

只睡了两小时,白手醒来。

下楼洗把脸,不见祖孙仨女人,白手出门,开着皮卡车上了街。

连东南西北都没搞清楚,白手就敢上街,不到半个小时,竟被交警罚了两回。

都是钱啊,白手心疼,都说城市里好,可城市里的套路也忒多忒深了。梦生

虽然曲折,但白手还是找到了位于普陀区的长风公园。

白手停好车,买了门票,进公园前又买了张公园的地图。

据说,长风公园完是人工建造的。

白手胸前挂着照相机,背着个书包,但他不是来游公园的。

白手是来找人的。

丁雅琼的父亲丁光远,就住在长风公园附近。

据丁雅琼讲,每天下午,只要不刮大风不下大雨,丁光远必来长风公园,而且一待就是整个下午。

丁光远留给丁雅琼的那两本书,白手不知看了多少遍,他深受影响,一直惦记着要见见丁光远。

一个睿智的经济学教育家,可惜情商不高,搞得老婆离婚,女儿不认。

白手在公园里转了一会,终于在一片树林里的凉亭边,看到一个孤独蹒跚的老人。

白发苍苍,腰弯背驼,拄着拐杖,从背影上看,都能看到寂寞和凄凉。

没错,他就是丁光远,白手在丁雅琼的藏书里,看到过丁光远的照片。

白手定定神,清清嗓子,突然仰天高声的背诵起来。

背诵的正是丁光远书中的序言。

一千多字,一气呵成。

白手敢说,他背得一字不差,如有必要,他甚至可以把标点符号都能背出来。

丁光远惊异地凝视着白手。

白手背诵完毕,也看着丁光远。

“白手?”

“丁光远?”

一老一小,同时点头。

“丁先生,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?”

“丁丁说的。”

原来,萧老太太与丁光远离婚后,确实老死不相往来。

丁雅琼也与父亲从不来往。

唯有丁丁,天真无邪,背着外婆和母亲,私下里认了丁光远这个外公。

而丁丁与外公一起时,说得最多的,就是白手这个人,和白手对丁光远那两本书的痴迷和研读。

“你是生意人?”

“对。”

“什么叫经济?”

“经济就是生意。”

“什么叫生意?”

“赚钱。”

“如何赚钱?”

“把别人兜里的钱,合法合理合情地变成自己兜里的钱。”

丁光远始终不露笑容,但问题一个接着一个,都与他那两本书的内容有关。

白手也不敢怠慢,不仅对答如流,还在回答时,或多或少的添加了自己的见解。

终于,丁光远看了白手一眼,“再见。”

白手也是干脆,冲着丁光远恭恭敬敬的鞠了一躬。

白手与长风一词有缘。

离开长风公园,白手赶往外滩,来到蒋长风开的长风饭店。